耽美同人小说推荐-热门耽美同人小说-如烟文学网

高艳梅梅刚子 新娘往事完结版在线阅读

来源:bjhx|小说:新娘往事|时间:2022-11-24 14:46:31|作者:刚子

经典美文《新娘往事》由著名作者是刚子著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书中的主角是高艳梅梅刚子,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,却又顺理成章,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。下面看精彩试读:晚上,我家大门传来了拍门声。一个女孩在门口笑:「爸,妈,快开门啊,我是梅梅,我给你们带孙子回来了。」1我大哥那时候没在家,我爸妈很害怕,不敢去开门。家里的大黄狗平时凶得要死,现在夹着尾巴躲在床底下,发出可怜的嘤嘤声。第二天早上日头都高了,我妈开门,看见外面地上是一堆血淋淋的癞

新娘往事高艳梅梅刚子

我初二时,我的同桌梅梅被订婚了。要嫁给我三十岁的大哥。梅梅死活不同意,喝了药。

我妈说就算死也是我家花了三千块钱的,尸体得拿来,给病死的二哥结阴亲。

他们将坟挖开,将棺材放进去。

那天晚上果然就听见里面乒乒乓乓有声音,有大胆的人去听了一会,说里面正在洞房呢。

过了快一年,忽然有天晚上,我家大门传来了拍门声。

一个女孩在门口笑:「爸,妈,快开门啊,我是梅梅,我给你们带孙子回来了。」

1

我大哥那时候没在家,我爸妈很害怕,不敢去开门。

家里的大黄狗平时凶得要死,现在夹着尾巴躲在床底下,发出可怜的嘤嘤声。

第二天早上日头都高了,我妈开门,看见外面地上是一堆血淋淋的癞皮青蛙卵。

她又气又怕又恶心,去请了村长来。

我们这个村都是同姓,很团结。

村长马上请了一个和尚回来。和尚绕着村子念经,念着念着手上的佛珠绳子突然断了,佛珠滚了一地。

他说他帮不了我们,但是他将佛绳抽丝,夹着红绳给村子围了一圈,又给了我们村里人一人一颗佛珠,叮嘱我们都用红绳穿着戴在脖子上,这样至少能保证一百零八天里我们都能安全。

在这一百零八天里,村子里的人家家户户都要上香祭拜,不能动怒,不能见血,不能同房,潜心忏悔,说不定能化解梅梅的怨恨。

这之后,果然就安静了下来,大家渐渐心里开始忘了这件事。

转眼过去了三个月,临近过年,我大哥突然开车回来了。

他在城里挣了些钱,租了一辆车,为了面子,我爸妈亲自给扯开了碍事的红绳让他把车从村头开到村尾。

他不但回来,还带回来一个女朋友。

一身时髦装扮,涂着厚厚的粉和鲜艳的口红,看不出年纪,甚至看不清容貌,看人的时候侧头眼皮一挑,走起路来可会扭,浑身上下都是又丑又美的奇怪感觉。

大哥说:「这是我在城里找的女朋友高艳。」

高艳笑得殷勤:「爸,妈。」这就喊上了。

我爸妈很高兴:「艳艳,这是见面礼。」给她递上了一个大红包。

我哥已经三十多岁了,在村里,早就是大龄光棍,没想到还能找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。

高艳直接将手伸进红包里捻了捻,又笑:「谢谢爸妈。」

晚上睡觉的时候,高艳说怕冷,要和大哥一起睡。

我才提醒说村里之前的规矩,刚起了个头,我妈一筷子打在我筷子上:「小孩子懂什么,闭嘴。」

我还要说话,我爸也生气了:「你嘴又痒了是不是?」

结果他们晚上就住在一起。

我睡不着,偷偷爬起来,结果却看到后窗站着两个人,我吓了一大跳。

仔细一看,竟然是我爸妈。

只看我妈满意极了。

「这样明年就能抱孙子了。」她说了又说,「你明天去镇上买点鹿血回来,给老大再补补。」

我爸扯她衣摆,他们回房了。

那晚上月亮很亮,洒在地上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听见了外面有拖着鞋子走路的声音。

2

第二天一早,我妈起来,专门做了早饭。

然后给我钱去买鱼肉什么的,鱼要活的,回来现杀,才新鲜。

我忍不住:「妈,不是说……不能见血吗?」

我妈横我一眼:「你妈月月都见,又咋的了。这一年了,人都成骨头渣了,还能作什么妖?」

我只能拿了钱出去,出去碰到我大哥带着高艳在村子里逛,大家都投来羡慕的眼光。

我大哥可得意,更是高艳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最后还带她去了村里的打谷场还有榨油的水磨坊。

临近过年,这两处都安静得很,高艳勾着他又在这里胡来了一通。

我看得目瞪口呆,等我大哥穿好衣服,高艳忽然看了我的方向一眼,向我笑了笑,我忙拎着鱼跑了。

一口气回到家,才发现鱼不知道啥时候撞死了。

那血鲜淋淋跟着一路到家。

我妈骂了一通,就在这时,在堂屋的那个香炉突然倒了,我妈瞬间变了脸色。

那个是供奉梅梅的香炉。

晚上家里吃完饭,高艳将碗筷一推,就去房间看电视,我大哥立刻要跟去,被我爸瞪了一眼。

「尽胡闹。」他骂,「你表叔看到你们在水碾那里。」

大哥满不在乎:「我女朋友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。」

我爸直接给了大哥一巴掌:「不要脸。」

我大哥脸色一变,顺手抬手,但在我妈的阻拦下,狠狠瞪了我爸一眼忍下来:「没有下回了!」

我妈又将之前和尚的事情说了一道。

我大哥冷笑:「得了吧,那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,毛都没长齐,能有什么风浪,这都一年了。再说我们啥事都做了,怎么了?也没怎么样啊——」他说着,直接将脖子上那个佛珠一把扯了下来,「还有这个什么鬼东西,谁爱戴谁戴,我以后不戴了。」

佛珠滚了一地,掉在了梅梅的香炉灰尘里,我悄悄走过去捡起来。

大哥的这颗佛珠是我妈从我脖子上拿来给大哥保平安的。

奇怪的是,那香炉里面的香灰是滚热的,但是这佛珠却冷冰冰,就像是死人的手。

我妈说:「你真是被女人蒙了心!你是李家的独苗,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?!」

她说这话,我爸立刻看了我一眼,开始打圆场:「我们还不是为你好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谁死得邪性,之前不是说叫你在外面三年别回来。」

我大哥翻了个白眼:「行了行了,烦死了,明天我就走。」

然后就在这时,那倒下的香炉里面的香突然熄了,冒出三道白烟。

正好两根短,一根长。

按照老家烧香的规矩,人最忌讳三长两短,鬼最忌讳两短一长。

这是凶兆。

关键字:新娘往事高艳梅梅刚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