耽美同人小说推荐-热门耽美同人小说-如烟文学网

一梦烟雨小说免费阅读分享by香奴情缘

来源:bjhx|小说:一梦烟雨|时间:2022-11-24 17:16:55|作者:香奴情缘

一梦烟雨小说[连载] 叶微澜香奴无删减阅读,是一部无删减的言情小说,主角分别是叶微澜香奴,由作者“香奴情缘”倾情推出,看不过眼,赐下六个美男给我,想要气一气驸马。上一世,我和他们六个枯坐了一夜,也没能换来驸马看我一眼。原来他的不爱,是这样的明显。这一世,我不想等了。我选了六个美男中最媚的一个,看他盛世美颜,耀眼夺目,我忍不住笑了。「就你吧!」最媚的香奴惊了一瞬,旋即喜气洋洋,傲然道:「听到了没?都快下去,今日是我侍寝。」他真是小人得志。

一梦烟雨叶微澜香奴

上一世,我和皇弟被乱刀砍为肉酱时,驸马在竹林外清清冷冷地站着,仿若局外人。

这一世,我看着为我挡刀而死的面首俏生生地跪在我面前,忍不住笑了。

「就你吧!」

1

今日是我大婚之日。

但驸马让我等了半夜。

皇弟看不过眼,赐下六个美男给我,想要气一气驸马。

上一世,我和他们六个枯坐了一夜,也没能换来驸马看我一眼。

原来他的不爱,是这样的明显。

这一世,我不想等了。

我选了六个美男中最媚的一个,看他盛世美颜,耀眼夺目,我忍不住笑了。

「就你吧!」

最媚的香奴惊了一瞬,旋即喜气洋洋,傲然道:「听到了没?都快下去,今日是我侍寝。」

他真是小人得志。

可偏偏,我喜欢。

我想起前世利刃入肉的时候,是他替我挡了刀。

我们两个被乱刀砍死,化作了一摊肉酱。

好惨。

现在看他鲜活妩媚的样子,多好啊。

他张狂些又怎么了?

本宫准了!

不过,在此之前,我还有些事情要做。

我站起身,走向房门。

香奴慌了:「殿下——」

他扯住我的衣袖,眉眼间都是慌乱嫉妒。

我心中了然,如今上京所有人都知道,我被叶微澜迷住了。

我请皇弟赐婚,强硬地让叶微澜娶了我。

可叶微澜不喜我,他冷眼看我为他做出种种可笑之举,为他一步步让出底线,却与人勾结,颠覆了大晋王朝。

我被人砍死的时候,他就在竹林外,清清冷冷地站着,仿若局外人。

那一刻,我对他的情爱散尽了。

重来一世,他不喜,那就如他所愿。

我安抚了香奴,命他磨墨,伺候我写休书。

他听呆了,满面不敢置信,却又兴奋地铺纸磨墨,生怕我反悔。

我写休书的时候,顺嘴问他:

「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本宫的?」

香奴磨墨的手抖了一下:「奴……奴……」

「不想说就算了。」

「奴对殿下一见倾心。」

他快速说完,眸光潋滟,红唇微嘟,又娇又嗔。

我想我前世一定瞎了,这样一个尤物不爱,竟然去爱一根木头。

「殿下不信吗?」

「信!」

我写好休书,捏一把他柔嫩的脸蛋。

「明日本宫便进宫求旨,让你做本宫的驸马。」

「啊!」

他呆了,还很怕。

「扑通」一声跪在地上。

「殿下,奴做错了什么,您说,奴一定改。」

我笑了,将他拉起来。

「乖乖的,洗干净等我。」

我大步出去,打开了房门。

月光下,叶微澜在庭院中站着,他明明穿了一身红,可身上似乎依旧有微光闪烁,仿佛这夜色下所有的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。

他回眸看我一眼,眸中了无情绪。

他的不喜明明白白,偏偏我一腔炙热视而不见。

我想起,上一世,我命人请他进来,他拒绝了。

事情传到宫中,皇弟赐了我六个美男。

可惜,那六个美男跪了一夜,他连进来瞧也没瞧一眼。

后来,他说我「人尽可夫」,却不知我死时还清清白白。

这一世,我想通了。

六个美男我都要,他,我不想要了!

我命人将休书递了过去,一言不发转身进了房。

香奴果然乖乖的,洗得香喷喷的在被窝等我,见我进来,他欢喜地为我宽衣解带。

而门外,却响起了叶微澜的声音。

「殿下,臣恳请一见。」

我的兴致被打乱了,香奴气得暗咬银牙,嘟囔道:「该进来的时候不进来,不该进来时候瞎进来,讨厌!」

我轻笑一声:「的确挺讨厌的,那就让他滚。」

香奴眼睛亮了。

他光着脚丫,披散着头发,打开房门,对着叶微澜傲然道:「殿下请叶公子滚。」

他说完,快速关了房门,回到我床前,一脸不安。

大概是后知后觉自己僭越了。

我一把将他拉过来,轻轻吻上去。

「干得漂亮。」

本宫许你张狂!

2

第二日。

嬷嬷说,叶微澜在亭子里站了一夜,眼看着红烛灭,天蒙亮,这才离去。

她说得小心翼翼,生怕我后悔。

大概他们都觉得我是用香奴激叶微澜。

可这一世,我受用了香奴,尝到了个中滋味,只觉得上一辈子白过了,怎么会后悔呢。

我带着香奴进宫,求他为我的驸马。

皇弟目光鄙夷地看着香奴。

「阿姐,一个奴才罢了,怎配做你的驸马,用他激一激叶微澜就算了,怎么能来真的?」

香奴出身低贱,他母亲是宫中梨园里的伶人,与另一个伶人生下他。

他三岁便在梨园学艺,十三岁便吹拉弹唱学得精通,一副好相貌更是出众。

十六岁被皇帝选中为我的面首,是他此生第一次踏出梨园。

论身份地位,他的确不配。

可论真心,他配的。

香奴跪在地上低着头,浑身上下透着沮丧。

我心里是有点疼的。

我轻声道:「皇弟,这世上所有人身份都比你我二人低,既然如此,我选谁又有什么不同呢?这天下的豪门贵族,皇弟想让谁高,谁就高,想让谁低,谁就低,身份不重要的。」

皇弟一听,眼睛亮了。

「阿姐说的是,你若想抬他的身份打叶微澜的脸,我就如你所愿,来人,封香奴为永靖侯,赏千金,赐府邸一座。」

他说罢,不再理会香奴,拉着我兴奋地说起叶微澜的事。

「皇姐,我做得怎么样?昨天叶微澜是什么表情?你跟我说说?阿姐,你放心,只要叶微澜服软,回头我再给你赐婚,不过,他要是再不听话……哼!」

他眸中一抹狠厉,是真的动了杀心。

我的阿弟今年十五岁,他少年登基,其实并未有多少治国才能。

如今的大晋权贵当朝,他手中权势微弱。

可惜,他并不能看清这一点。

前世,我和他一起死在竹林之中。

他让禁军护着我逃,可惜,那些禁军并不听他的。

我被人剁成了肉酱,他在我三米之外成了另一摊肉酱。

这一世,我们不能如此了。

万幸,我们一母同胞,他疑心病重,对旁人并无多少信赖,对我却言听计从。

我扶住他的肩膀,认真地看着他,一字一句,郑重道:「皇弟,你要掌权,你若真的掌了权,十个叶微澜也可以杀了,如果你不能真正掌权,一个叶微澜也不能杀。」

他沉了脸。

他知道我说的是事实。

大晋的门阀权贵多如牛毛,就算杀一个叶微澜也困难重重。

「阿姐,你说该怎么办?」

「你听我的。」

我紧紧握住他的手:「这一次,你一定要听我的。」

隔日,皇弟宣布了两道旨意:

一道是赐婚我和香奴,让他做了我的驸马。

另一道是,封我为摄政女王,准许我上朝议政。

我终于和叶微澜站在了同一个朝堂上,那感觉真的很微妙。  

关键字:一梦烟雨叶微澜香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