耽美同人小说推荐-热门耽美同人小说-如烟文学网

腐烂的信念小说(陈老师陈丽)在线阅读作者信仰的信

来源:bjhx|小说:腐烂的信念|时间:2022-11-24 21:01:17|作者:信仰的信

信仰的信的小说腐烂的信念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作者信仰的信。腐烂的信念这本小说,开创了言情小说的新篇网评精选:爸「呵呵」一笑,他说:「儿子,你有妈妈。」我被我爸抱着下了地窖,我一直以为地窖里放的是土豆,没想到,地窖里,还有一个女人。她的头发很乱,缩在墙角里,身上还有股臭味儿,屎尿都在附近,还有一个铁盆,那应该是她吃饭的盆。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,我就觉得厌恶,她好脏。01陈老师讲的妈妈,是会抱着我唱歌、会教我读书认字的人,她像个狗一样,怎么会是我妈?可我爸

腐烂的信念陈老师陈丽

我妈是被拐来的,她是个大学生,而我爸是穷山沟里的光棍。

对我妈来说,我爸简直就是恶魔,经常打骂她,那时候我还小。

支教的陈老师留了作业,让我们写一篇关于妈妈的作文。

可我从生下来,就没见过妈妈,我只有爸爸。

我把老师留的作业,告诉我爸,我爸「呵呵」一笑,他说:「儿子,你有妈妈。」

我被我爸抱着下了地窖,我一直以为地窖里放的是土豆,没想到,地窖里,还有一个女人。

她的头发很乱,缩在墙角里,身上还有股臭味儿,屎尿都在附近,还有一个铁盆,那应该是她吃饭的盆。

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,我就觉得厌恶,她好脏。

01

陈老师讲的妈妈,是会抱着我唱歌、会教我读书认字的人,她像个狗一样,怎么会是我妈?

可我爸,却笑着说道:「儿子,她就是你妈,你妈还是个大学生。」

大学生?陈老师也是大学生,为什么陈老师那么美;而这个女人,却很丑、很脏?我想不明白。

我爸提了提裤子,把手搭在我肩膀上:「儿子,你先出去,爸有事要跟你妈说。」

地窖里很臭,我根本不想待在这里,我转身离开。

我爬到地窖口,就听见地窖里传来女人刺耳的尖叫声,原来她不是哑巴,她好像很怕我爸。

我回到屋子里,看着作业本,迟迟无法下笔,我不知道该如何写我妈,是按照真实情况写吗?

我纠结了好久,才开始动笔写:「我的妈妈,被我爸关在地窖里,她是个大学生,我从来没喊过她妈妈,她浑身都是屎臭味儿,我不喜欢她,她... ...」

没等我写完,我爸就开门进屋,他一脸的满足,裤子的拉链还是开的。

他拿起桌子的白酒瓶,猛地喝了两口,他走到我身边,笑着说道:「儿子,写什么呢?」

我如实回答:「写作文。」

我爸坐在我身边,把我的作业本拿起来,看了看,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差,把我的作业本撕碎:「你在乱写什么?」

我被我爸吓到,他从来没有对我发过火,我是他唯一的儿子:「我在写作文。」

「狗屁!」我爸把我的作业本扔在地上,狠狠地踩了两脚。

我被吓哭,站在原地,哭得喘不上气:「我写的是事实,你说那个女人是我妈,她为什么被拴在地窖里?那么脏,我不要她当我妈妈。」

我爸见我哭了,急忙蹲下身,把我抱起来,给我擦眼泪:「好儿子,别哭了,那不是你妈,爸逗你玩呢,你妈生你难产死了。」

我小声地抽泣着:「那地窖里的女人是谁?她为什么被关在地窖里?」

我爸笑了笑,亲了我的脸,他说:「等你长大,爸也给你弄一个,让你养在地窖里。」

02

我爸的话,我不信。

他就是为了哄我才说谎的,地窖里的女人就是我妈。

等我长大,我才不要地窖里的女人,我想要像陈老师一样漂亮的女人。

我爸把我放在土炕上,继续喝酒;我又拿了个新的作业本,继续写作文。

这次,我把妈妈的样子,写成陈老师那样的女人。

午夜,我被震耳欲聋的打雷声吵醒。

我翻身看向我爸,他睡得正熟,外面下起瓢泼大雨,我的脑子里,突然出现地窖里的女人,她会不会冷?

我看她穿得很单薄,地窖里本来就潮湿、阴冷。

我从土炕上坐起来,看向窗外,地窖上压着一个很大的石墩,除了我爸,根本没人能把石墩移开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被尿憋醒,坐了起来。

地窖里的女人竟然在屋里。

她缩在墙角,脖子上套着铁链,她被拴在木桩上,身上的衣服湿透,光着脚。

我看她的同时,她也看我,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,她示意我过去。

我讨厌她,当然不会跟她接触,我绕开她,跑了出去。

院子里,我爸、我奶奶正在抽水,昨天的雨太大,地窖里进水了。

我走到我爸身边,大声地说道:「爸,你咋把那女人放屋里了?吓我一跳。」

我奶瞪了我爸一眼:「那疯女人养着有什么用?卖掉算了。」

我爸倒吸了口气,又吐了出去:「卖了,我咋办?村里连个女人都没有。」

我奶又瞪了我爸一眼,随后看向我,笑着说道:「孙儿,饿了吧?奶给你做饭去。」

我是家里独苗,我奶对我特别好:「嗯嗯。」

尿完尿,我回到屋里,那女人跪坐在地上,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,她又朝我招手,艰难地吐出两个字:「过来。」

她的声音非常沙哑,还很小。

见我不过去,她又开口:「你过来,我给你个好玩的。」

她的左手握拳,示意我过去。

我很好奇,她说的好玩的是什么。

我朝她走过去,问道:「什么好玩的?」

我话音儿刚落,她突然掐住我的脖子,把我按倒在地上,我的头狠狠地磕在地上,好疼。

我第一次感到窒息,她要掐死我。

我本能地求生:「咳咳咳,救命,爸!」

地窖的女人双眼发红,像是充了血,她发出沙哑的声音:「杀了你,杀了你这个野种!」

我抓住女人的手腕,拼命地挣扎,但无济于事,女人的力气实在太大:「妈,别杀我。」

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会叫出妈。

女人掐在我脖子上的手,突然一松,我猛地吸入一大口气:「咳咳咳.... ..」

女人愣了几秒,她的手依旧放在我脖子上,但没有用力掐,她死死地盯着我看。

突然,她哭出声,猛地将我推开,她躲到角落,缩成一团:「别打我,我不跑了,我再也不敢跑了。」

女人的话音儿刚落,我就听见奶奶的脚步声,她进屋,看了眼女人,又看了眼我:「孙儿,怎么了?」

女人用惊恐的目光,看着我,她害怕奶奶。

我要是说实话,奶奶肯定动手打她。

关键字:腐烂的信念陈老师陈丽